世爵一用户登录-华熙生物冲刺科创板:研发投入偏低 销售合规性存疑
2020-01-11 17:46:28  点击:208  

世爵一用户登录-华熙生物冲刺科创板:研发投入偏低 销售合规性存疑

世爵一用户登录,销售费用逐年激增 华熙生物冲刺科创板

时代周报记者 戚展宁 发自广州

因“故宫口红供应商”的光环成为最知名的科创板排队企业之一,华熙生物距离科创板又近了一步。

6月初,华熙生物回复了科创板上市申请的第三轮审核问询。这家玻尿酸龙头企业还以12.2亿美元的估值在5月底入围了山东省独角兽企业名单。而从已过会和即将上会的企业来看,问询最多不超过三轮,也就是说,华熙生物将大概率进入排队上会的序列。

华熙生物在招股书中指出,公司的透明质酸研发生产技术地位为“国内领先”“国际领先”。然而,公司最近三年研发投入占比均不到5%,在销售费用上反而逐年增加,2018年更达到22.46%。

与前两轮问询65个面面俱到的问题不同,华熙生物的第三轮问询只有四个问题,前两个问题关注原料采购和核心技术,另外两个则指向企业的销售状况。

华熙生物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2018年销售费用较2017年度增幅较高,与公司销售收入的大幅增长、以及非原料产品销售收入占比提高的趋势保持一致。

前券商资深保荐代表人王骥跃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上交所的问询最关注的,一是发行条件;二是信息披露的真实性、可理解性,尤其是业务、技术、财务方面,充分体现了“投资者才应是招股书主要阅读者,是市场核心主体”这一注册制信披要求的核心理念。

  研发投入偏低

虽然在普通大众眼中,华熙生物以故宫口红的供应商闻名,但在生物医药领域,华熙生物的核心科技是透明质酸。

招股书指出,华熙生物2018年实现营收12.6亿元,同比增长约54%,净利润4.24亿元,同比增长超过90%,与过往相比,公司业绩在2018年可谓突飞猛进。华熙生物的产品均以透明质酸为核心,其中原料产品的营收占比51.70%,医疗终端产品和功能性护肤品各占24.82%和23.04%。

值得注意的是,2016―2018年,华熙生物的研发投入分别为0.24亿元、0.26亿元、0.53亿元,占营收的比例为3.27%、3.14%、4.19%,均不足5%,在医药行业偏低,在以科技研发为核心的一众科创板申请企业中也并不突出。

研发投入占比是否就能反映企业的科研水平?王骥跃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专利数量、研发费用占比及规模、研发人员占比及规模、毛利率这些指标只能反映公司对研发投入的力度,并不能真正反映研发水平。科创板定位的底线是“依靠核心技术开展生产经营”,规则里并没有可以量化的标准。

一位不愿具名的生物医药投资机构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解释,投入研发只是财务上表现出来创新度的数据,企业的创新能力必须要专业机构来判断,要了解领域的市场有多少竞争者、使用者,有多大市场,这才是评判一个创新型企业的根本。

具体到华熙生物,在第一轮问询中,上交所问及“国内领先”、“国际领先”、“文献报道的行业最优水平”等描述是否存在夸大。华熙生物对此回复称,公司的透明质酸发酵产率已达到10-13g/L,远高于2018年在学术期刊《Polymers》中一篇文献报道的行业最优水平6-7g/L,生产规模和产率均处于全球领先水平。目前,华熙生物生产的透明质酸等生物活性物质产品超过200种,并销往美国、欧盟、韩国、日本、俄罗斯、中东等40多个国家和地区。

科创板核心在于科技研发,但目前出台的制度对于企业科技创新的质量没有明确界定,因此申请企业的科技水平也参差不齐。

章和投资管理合伙人高国垒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具体到每个行业,判定企业创新能力的方式和指标差异很大,也需要非常高的专业性,对此目前上市委和审核人员能做到的就是尽量多地让企业披露。

高国垒对时代周报记者指出,纳斯达克出了一批科技明星公司,但纳斯达克并不要求登陆企业一定要是高科技企业。科创板鼓励科创企业,而且是一个注册制的试验田,重点还是在注册制,不宜过多纠结于科创含量或者科创属性。

销售合规性存疑

与2018年0.53亿元的研发费用相比,华熙生物2.83亿元的销售费用尤为瞩目,这一数额比2017年翻了一倍以上,占营收的比例也从15.3%提高到22.5%。其中,广告宣传费在2018年飙升,同比增长483%,市场开拓费也提高了326%。

华熙生物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造成这一现象的主要原因为:公司营销团队销售人员数量增多;华熙生物以央视广告等宣传方式加强品牌推广,相应广告宣传费用提高4000多万元;2018年以来公司推出更多功能性护肤品子品牌,且覆盖更多电商平台,市场开拓费也随之增加较多。

在最新一轮问询中,上交所在销售方面关注的主要是II、III级医用产品的销售情况和线上产品的销售情况,集中在销售合规性和经营风险上。

由于II、III级以上医用产品严禁向非医疗机构销售,而华熙生物的产品大多数通过经销商销售,难以获取部分最终流向情况。根据华熙生物提供的数据,其三款III类医疗器械产品的销售额中,经销商占比都很高,最多达到78.47%。

华熙生物称,公司建立了“华熙生物防伪溯源管理平台”系统,能够获取经销商对于药品和II类、III 类医疗器械的销售流向,不存在发行人经销商将发行人的药品、III类医疗器械产品销售至美容院等非医疗机构的情形,亦不存在将相关医疗产品作为一般产品使用的情形。

在经营风险方面,上交所要求华熙生物披露线上产品的客户忠实度情况及相关经营风险。

对此,华熙生物回应称,公司的次抛原液产品具有先发优势,“故宫口红”产品则打造了国产功能性护肤品的品牌形象,所以客户忠诚度高。而核心品牌润百颜的主要电商平台的新老二次转化率整体保持在20%左右,高于行业整体水平。

监管层为何格外关注生物医药企业的销售费用?实际上,不仅是科创板,监管部门对所有上市药企的销售费用问题都日渐从严。

6月4日,财政部监督评价局联手国家医疗保障局基金监管司,对77户医药企业进行了医药行业会计信息质量检查,步长制药、恒瑞医药、智飞生物、同仁堂等上市药企均被抽中,检查的核心就是销售费用。

一位不愿具名的券商人士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指出,未来药企的上市审核很可能会借鉴财政部的思路,销售费用的信息披露成为重点。监管层关注销售费用,一是因为顾及舆论感受,如果老百姓看到药企的高销售费用率,肯定会认为这是“看病贵”的主要原因;二是涉及信息披露真实性问题,很多药企在销售费用上没有真实披露,会影响到证券市场健康发展。